?
返回 当前位置 :北京市紅十字會 >> 暖心故事

“熱血大媽”8年堅守獻血小屋

來源: 北京市紅十字會 時間:2019-06-25

“您是第一次献血吗?献血常识了解一下。想不想加入中华骨髓库?”在西单联通大厦献血方仓,有这样一个身影:面对献血者,她和蔼可亲;面对来咨询造血干细胞留样的年轻人,她又十分严肃,提醒每个人考虑清楚……她叫常向明,是西城区红十字会“牵手希望”造血干细胞志愿服务队队长。8 年来,她和30 多位志愿者一起坚守西单献血小屋,曾在一天内收集血浆300 多袋。常向明说,献血志愿服务和其他门类的服务不同,需要具备一定专业知识,而最重要的则是坚持。

一张招募启事开启8 年“热血”生涯

上午10 点,常向明来到位于西单联通大厦前的献血方仓。顾不上喘口气,常阿姨换上红马甲就坐到了服务台前。不一会儿,一对年轻人来到常阿姨面前:“您好,我们想献血。”看着情绪高昂的小伙和姑娘,常向明拿出表格,逐条询问并指导两人填写。面对女孩,常阿姨会提醒一句:“一会儿别紧张,献血结束后我们的志愿者会为您送上一杯糖水。” 标志性的微笑、清晰的话语、洪亮的声音……在志愿者们眼中,62 岁的常向明是一位特别会劝导献血者,而且能够在短时间内讲清注意事项并打消对方疑虑的“能人”。谈起自己和献血小屋的缘分,常向明提起了一张招募启事。2010 年,西城区红十字会为挽救白血病患者招募志愿者,在各个街道下属的社区贴出“招募令”。常向明和几位姐妹被家门口的启事吸引了。

“我從啓事上了解到,許多患者因爲不能及時找到相匹配的造血幹細胞而耽誤治療,還有人在等待中失去了生命……”常向明說,那是她第一次感覺血液病、白血病距離自己這麽近,心中不禁一震。

“如果我可以勸一個健康的人獻血,並且加入中華骨髓庫,就有可能挽救一個家庭。所以我當時就決定要加入這個隊伍。”常阿姨說,培訓的序幕一拉開,她和幾位姐妹都含糊了。血液類型有多少種;不同年齡段的男性和女性獻血前後要注意什麽;如果在獻血過程中出現不良反應該如何應對……一個又一個專業知識讓不少志願者打了退堂鼓,可常向明硬是橫下心,沒掉隊。

“那段时间天天就是抱着书、材料学习,背诵。随身的书包里有一沓小纸条,抽出时间就拿出来看看。”不到1 个月的时间,常向明如愿穿上了红马甲,到西单献血小屋上岗了。“一开始胆子小,都不敢看献血者”,常向明说,刚开始她和献血者之间基本没有互动。后来慢慢地开始观察每一位献血者,根据每个人不同的状态调整话语和声调,逐渐摸索出了一套高效方法:“来献血的人,都已经做好准备了。我们并不用过多劝导,只需用热情打消人家的疑虑,用专业解答对方的问题,用细心做好服务。照这么来,准成。”

千裏送“快遞”和“死神”搶時間

除了指導獻血,勸人進行“造血幹細胞留樣”是常向明和志願者們的另一項重點工作。“一份造血幹細胞就是一份生命的希望,配型成功非常難,如果不增加樣本和基數,很多血液病患者就等于被判了死刑。”常向明說。

別看“造血幹細胞留樣”只需要在獻血後再抽出6毫升血樣就可以了,但對于很多獻血者來說,這卻是很難跨過的一道心理關。“很多人獻血積極,但一說造血幹細胞留樣就退縮了,覺得一旦配型成功,就得抽骨髓。”常向明坦言,每次遇到這樣的獻血者,她都會耐心講解一番:“不需要抽骨髓,也不會給捐獻者的身體健康帶來損害。”同樣的話,8年間常向明說了不下幾千遍。

“有些人能看出來有顧慮。只要在是否願意捐獻這個問題上選擇‘考慮考慮’或者‘征求家人意見’的,我都不建議對方當時留樣,會勸他考慮清楚再來。”常向明直言。

2015年,常阿姨代表志願服務隊攜帶一份造血幹細胞,從北京飛往廣州,爲等待手術的患者當了一次生命“快遞員”。常阿姨清楚地記得,捐獻者是個21歲的小夥子,在采集時,

小夥子臉上一直挂著笑:“太幸運了,這麽多人中,只有我和他配型成功,這是多麽大的緣分啊,我一定得救他。”

當天中午,懷揣著“熱乎乎”的造血幹細胞,常向明登上飛機。“那是我第一次坐飛機”,懷抱著裝有幹細胞的保溫箱,常向明就像抱著寶貝疙瘩一樣,不錯眼神地盯著。按要求,常向明要定時均勻搖動保溫箱,一次次地搖動一下把周圍乘客的好奇心給勾起來了。“您這裏面是什麽寶貝呀?”

常向明激動地說:“有人等著它救命呐,這就是生命的種子……”得知實情後,不少乘客都對常向明投來敬佩的目光。一位老先生還主動走到常向明面前說:“我老了,做不了造血幹細胞捐獻了。可我一到家就動員兒子去留樣。”當天晚上,常向明和同伴成功抵達患者所在醫院。“當時患者已經進無菌艙等待了,見到我們這些來自北京的志願者,患者的妻子眼淚一串串往下掉,激動得都有點兒語無倫次了,一直喊著有希望了,有希望了!”常向明說。

繼續堅守直到幹不動爲止

如果說這次造血幹細胞的護送讓常向明直觀地感受到自己志願服務的價值,那麽前不久參加的“彩虹計劃”志願服務,讓她感受到的就是時間緊迫。活動中,常向明和其他志願者走進醫院,把禮物送給患有血液病的孩子們。可有些禮物一直沒被領走,原來,本該得到禮物的孩子已經去世了,“我的眼淚一下就止不住了,既心酸又無奈,如果配型成功,那這個孩子就不會走了。我就想著,今後做志願,一定要賣力再賣力,因爲多一個造血幹細胞捐獻者,這些孩子就多一分希望!”常向明說。

如今,越来越多的热心人和常向明一样加入到了“牵手希望”造血干细胞志愿服务队。“我们现在常备军有30 多位,很多人都是利用上班间隙来服务的。”常向明说,有一位在大兴一家医院工作的护士,经常下了夜班后赶来服务,一干就是4 个小时。还有的队员下了中班后本可以回家休息,却选择穿上红马甲来西单献血小屋尽一份力。

“我们这个献血点是常设的,所以必须保持人员稳定,不能来了做做样子就走,每个班次都是4 个小时。能够坚持下来特别不容易。”常向明告诉记者,现在和她一样坚持了8 年的就有十几位。近年来,不少90后、95 后甚至00 后的队员也加入进了队伍。“我们最小的队员才上初中,别看岁数不大,也可以给献血者普及造血干细胞知识。”

8年來,常向明每周的時間都被安排得滿滿當當,老伴笑稱她“比國家領導人還忙”,但常向明樂在其中,要是哪周閑下來了,心裏還空落落的。常向明在外忙碌,電動車是她離不開的“坐騎”。幾年間四處跑,光車就換了兩輛,“總覺得電不夠使,還想再快一點兒,再多做一些。”

常向明覺得,能夠給別人帶來生的希望,自己的心裏比吃了蜜還甜。她坦言,自己會一直在西單的獻血點等著“有緣人”的到來,直到幹不動爲止。

?
?